【4pxhk】東南亞媒體智庫觀點摘編 第十四期

2020-07-10 來源 : 瀏覽數:

目錄

  • 誰來領導網絡安全建設?

  • 為什麼2020年大選是高風險選舉?

  • 新冠大流行背景下馬來西亞的女性扶助努力

  • 馬哈蒂爾政治影響力與慕尤丁領導力的競賽

  • 反假新聞法實施後新加坡迎來首次大選

  • 菲律賓健康的商業競爭環境不容忽視

  • 為什麼亞洲國家中泰國經濟前景最為黯淡?





誰來領導網絡安全建設?

新冠肺炎使世界迅速轉向數字化工作。許多組織和企業領導人現在意識到,只要有合適的工具和基礎設施,就可以在世界各地工作。然而,數字革命以及在線平台和數字工作技術的驚人使用率也打開了潘多拉的魔盒。我們現在面臨着日益增長的網絡犯罪事件。最近的倫敦CogX 2020人工智能和新興技術節討論了網絡犯罪問題,以及我們可以做些什麼來創造一個更安全的網絡環境。然而,最重要的問題是:誰將承擔應對網絡安全挑戰的領導權?

網絡世界不斷出現的挑戰主要在於缺乏共同語言,以及國家和行業之間缺乏合作以遵守網絡法律。在網絡環境中如何操作也存在缺乏透明度和道德的問題。值得強調的是,《布達佩斯網絡安全公約》是歐洲委員會於2004年在斯特拉斯堡起草的。該公約呼籲協調各國法律、改進調查技術和加強合作。截至2019年,已有64個國家批准了該公約。但合作倡議也面臨挑戰,因為各國政府要麼因為不信任而不願合作,要麼行業對商業問題過於敏感。未來幾年,採用和遷移到數字平台的人數將會激增。在疫情最嚴重的時候,依賴網絡平台購買雜貨、零售和食品的人數就證明了這一點。各國政府也在努力應對網絡犯罪的風險和薄弱環節。使用分佈式賬簿和人工智能等特定技術可能會增加數字世界的透明度。此外,還可能有更大的舉措來整合人工智能、物聯網(IOT)和5G,以增強數字平台的能力。然而,雲計算、自動駕駛汽車或無人機等新技術的出現也帶來了如何創建端到端安全系統的問題。此外,各國政府需要認真考慮投資網絡安全基礎設施和工具,以保護中小企業免受黑客攻擊。歸根結底,網絡空間的領導力是一個文化和教育問題,而不是政治/權威領導力問題。因此,這不是一種自上而下的強制,而是一種規範和價值觀的集體自下而上的協議。但誰應該擔負起網絡安全的領導責任呢?或許,像新加坡這樣在網絡研究和能力開發方面投入巨資的國家應該掌舵。事實上,在聯合國全球安全指數(UN Global Security Index)中,新加坡在網絡投入方面排名第一。因此,在這樣一個大國陷入動盪的時刻,新加坡可以介入,與東盟成員國合作,同時建立全球夥伴關係,以建設一個具有網絡彈性的生態系統。

編譯:胡雪楠

原文標題:Leadership in Cyber Security: Who Takes Responsibility?

來源機構: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拉惹勒南國際研究院

原文鏈接://www.rsis.edu.sg/rsis-publication/rsis/leadership-in-cyber-security-who-takes-responsibility/



為什麼2020年大選是高風險選舉?

【4pxhk】

新加坡正處於危機之中,儘管過去幾個月非常艱難,但最大挑戰仍在前方。在全球範圍內,Covid-19病例繼續激增。今年以來的所有經驗都表明,一個好的政府對於抗擊新冠肺炎、支持經濟、安然度過危機是多麼重要。這就是這次選舉的意義所在——你相信誰能幫助你度過未來的艱難時期?所有這些極其艱鉅的任務都必須在迷霧中完成。現任政府必須在信息不完整的基礎上緊急做出決定並採取行動。公共服務部門,包括醫療工作者、新加坡軍隊和本土團隊,做出了出色的反應。他們聽從了由衞生部長甘金勇(Gan Kim Yong)和國家發展部長黃勞倫斯(Lawrence Wong)領導的多部門工作組的指示。如果沒有一支能幹的領導隊伍在各個方面密切配合,就無法落實新冠肺炎防控措施。政府會失去新加坡人的信任,這種情況在其他地方已經發生過很多次了:政治領導人的行動不得力,選民對他們失去了信任。但新加坡避免了這種情況。現在新加坡的情況好了很多,但即使在斷路器後重新打開,人們也不能冒險。危險仍然存在。政府將不得不做出更多艱難的決定,找到更多創造性的、激進的解決方案來照顧人民。Covid-19是一代人的危機。這場危機比以往遇到的任何一場危機都更加複雜和危險。同樣,事情的結果不一定會很好。但是,新加坡人民必須有不可動搖的意志,調動所有的精力和資源,共同戰鬥,取得勝利,變得更加強大。

編譯:胡雪楠

原文標題:Why GE2020 is a high-stakes election

來源機構:海峽時報

原文鏈接://www.straitstimes.com/opinion



新冠大流行背景下馬來西亞政府的女性扶助努力

隨着新冠肺炎大流行和各國封鎖的持續,人們正日益關注疫情期間的女性權益保護問題。疫情造成的次生經濟衝擊中,女性遭到的就業和經濟損害更為突出。隨着馬來西亞頒佈《恢復運動控制令》(RMCO)並引導社會適應了防疫加經濟復甦的“新常態”,但在馬來西亞後續恢復之路上應把握契機,在國內實行更多的性別平等政策,以確保馬來西亞在維護女性權益的正確方向堅實邁進。

近期馬來西亞政府發佈了新版經濟刺激計劃,這項一攬子計劃包括支持婦女賦能的措施,朝着正確的方向邁出了又一步。計劃引入的獎勵措施之一包括向弱勢女性羣體提供以一次性經濟援助為形式的社會援助,受助對象尤其包括單身母親。同時也將為女性企業家提供5000萬令吉的專門貸款支持。這一計劃出台後引起的反響與早前3月在行動管制令(MCO)中引入的爭議性經濟刺激計劃形成了鮮明對比,前一份計劃因缺乏足夠的性別敏感性而備受批評,因為它所提供的財政援助無法輕易惠及身處困境中的婦女。當下,馬來西亞仍有必要採取一些關鍵步驟繼續支持受困於疫情的女性:(1)馬來西亞政府需要在性別平等議題上採取正確而堅定的立場,要確保各項政策充分支持各階層的婦女並賦予她們權力和能力。這一工作同時也是在履行國際義務和最後期限,例如:定期向聯合國《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CEDAW)提交的平權履約報告。 然而正如2019年婦女援助組織(WAO)在馬來西亞發表的關於婦女人權的報告中所強調的那樣,馬來西亞過往的報告並沒有給國際社會留下深刻印象,甚至還有很多侵犯婦女人權的不良記錄。(2)將性別平等觀念納入主流輿論話語並轉化為官方政策。慕尤丁政府迄今仍未缺少對性別平權的官方背書。在實施最初的普里京民聯經濟刺激計劃時,政府需要採取進一步措施並通過制定新政策來對已認識到的性別差異采取行動,這些新政策將對女性工作的價值和報酬方式進行根本性改變。政府可以效仿的一個榜樣是夏威夷州婦女地位委員會的“ 女性經濟復甦計劃 ”。需要認識到,倡導性別平等是一項全球性議題。馬來西亞各階層各方面都應參與這一議題的討論和行動,以更好地督促馬來西亞政府在決策中落實性別平等。到目前為止,馬來西亞已經通過管理第一波傳染病採取的措施展示了自己的能力和潛力,沒有理由為什麼比馬來西亞在後疫情時期實現對女性經濟權益的有效保護更為出彩的成績了。

編譯:徐韡

原文標題:The need for gender-inclusive policies in a post-pandemic world

來源機構:馬來西亞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ISIS)

原文鏈接:

//www.isis.org.my/2020/07/04/the-need-for-gender-inclusive-policies-in-a-post-pandemic-world/



馬哈蒂爾政治影響與慕尤丁領導力的競賽

眼下,三月上台的馬來西亞新總理慕尤丁將面臨首次領導才能考驗,前任總理馬哈蒂爾計劃在下週召開的國會對其發起不信任案投票。現年95歲的馬哈蒂爾認為慕尤丁政府是在他辭職風波後挑起的政變的產物。如今,馬哈蒂爾已公開支持東馬沙巴州首席部長沙菲益成為下任總理。馬哈蒂爾聲稱慕尤丁無法在222個席位的國會中獲得多數支持。

馬哈蒂爾是馬來西亞現任時間最長的總理。他於1981年至2003年間執政,並於2018年贏得選舉後再次與前副主席安華合作組閣。馬哈蒂爾二度上台之所以能夠取得勝利,是因為馬來西亞國民無法容忍納吉時代的治理不善,但允許馬哈蒂爾的上台也要以馬哈蒂爾兑現在第一任期內將總理一職移交給安華為前提的。然而,馬哈蒂爾和安華的關係長期以鬥爭和政治權宜合作為特徵,他們終究未能實現穩定政權的長期合作。外界猜測馬哈蒂爾希望連任第三任總理,但在馬來西亞動盪不安的政治環境中,僅僅憑藉安華就已擁有阻止馬哈蒂爾重返大位的能力。因此眼下馬哈蒂爾對沙菲益的支持也更多是出於政治需要,而非期盼。與此同時,馬哈蒂爾繼續攻訐他的對手們:指責安華缺乏對馬來人的忠誠,指責慕尤丁試圖阻止不信任動議的國會休會決定。馬哈蒂爾辭職和隨之而來的政治鬧劇的最大破壞在於:馬來西亞的改革議程停滯不前,包括廢止死刑、向移民工人在內的窮人提供更多福利、簽署一系列國際公約等。馬來西亞當下迫切需要解決領導力問題,以帶領國民克服新冠疫情大流行的嚴峻挑戰。

編譯:徐韡

原文標題:

來源機構:《外交官》(The Diplomat)

原文鏈接:

//thediplomat.com/2020/07/malaysian-prime-minister-faces-a-leadership-challenge-when-parliament-resumes/



反假新聞法實施後新加坡迎來首次大選

受新冠疫情大流行限制,定於7月10日舉行的2020年新加坡大選無法進行大規模選民集會和街頭拉票活動。取而代之的是,各政黨依靠直播和社交媒體交流來接觸選民。

新加坡是一個言論自由和集會自由受到嚴格限制的國家,當選舉宣傳被置於社交媒體平台,無疑有助於觀察選舉過程的公平性。社會媒體的均等效應也將緩解各黨派各選區候選人所獲資源的不對稱性。然而,考慮到新加坡“反假新聞法”的實施,這一理想化局面將不復存在。根據新加坡2019年10月頒佈《防止虛假宣傳和操縱法》(POFMA):內閣部長有權下令修改網帖以免損害公眾利益,如果社交媒體或網民不遵守該規定,可能會面臨處罰,包括關閉社交媒體賬號甚至是12個月監禁和14000美元罰款。社會活動家和記者認為,該法律可能會進一步侵犯新加坡的言論自由,並導致社交媒體上的自我審查日益增多。法案規定的“重大關切”為內閣部長對“假新聞”的定義自由裁量權。截至7月1日,該法已被援引了55次,被外界質疑是監視控制獨立政治新聞媒體和反對派為網絡報道和宣傳的工具。2010年代初,隨着社交媒體的迅速普及,在線交流中的政治討論也隨之驟增。尤其是美國社交媒體在新加坡廣泛使用,新加坡政府過往的媒體監管體制變得更為脆弱。反假新聞法案提議於2017年,旨在遏制社交媒體上的虛假信息傳播。然而外界認為,與遏制虛假的既定目標相反,虛假新聞法實際是為了遏制互聯網上的政治異見聲音。反假新聞法還為新加坡政府提供了一種削減獨立媒體資金的方式。法律禁止網站運營商通過捐贈、廣告和訂閲產生收入,在政治性新聞網站面臨嚴重財務限制的情況下,此舉將重創政治類媒體的存續可能。該法還促進了新加坡政府與社交媒體用户的積極互動。通過強迫平台在帖子頂部插入官方政見陳述,可以使社交媒體用户將注意力轉移到官方解釋上,傳統的新聞媒體也將進一步認可官方解釋。此外,反假新聞法還可能試圖抹黑反對派並破壞新聞媒體的可靠性。距離新加坡大選為期不遠,新冠肺炎大流行背景下又有反假新聞法支撐,人民行動黨在新加坡政壇上佔半個世紀的主導地位不太可能在大選中受到打擊。

編譯:徐韡

原文標題:

來源機構:《外交官》(The Diplomat)

原文鏈接:

//thediplomat.com/2020/07/singapores-first-election-under-the-fake-news-law/



菲律賓健康的商業競爭環境不容忽視

雖然疫情給菲律賓政府提供了大作改革的良機,但變化是一把雙刃劍,有些人反會利用動盪的局勢追求一些並不高尚的目的。

第6815號眾議院法案,即ARISE經濟加速復甦和投資鼓勵法案的第12項在最後一刻被附加了一項內容,使得所有在社區隔離之間和期間涉及基本業務的企業合併和收購行為,在此之後的一年內都應視為促進經濟持續性和能力建設的需要,並據此免於菲律賓競爭法的約束。假設菲電信巨頭PLDT和Globe合併或收購其寬帶領域的強大競爭對手Converge,菲律賓競爭委員會(PCC)也無能為力。這一附加內容將持續一年阻礙PCC防治企業的反競爭行為,其不良影響甚至會繼續折磨菲律賓的消費大眾。疫情期間最直接的影響就是,PCC也無法打擊可以確定如酒精和口罩價格的卡特爾。因此,實施這一附加條款並不能讓菲律賓獲得更加包容和民主化的經濟,以及眾所期望的新常態,只有更加集中壟斷的經濟,而普通民眾是最終的受害者。我們必須認識到疫情從來都不是消除健康商業競爭的理由,恰恰相反,政府更加有必要保護公眾免受商業行為的侵害,尤其是那些利用其在市場上支配地位的大企業所做出的商業霸凌行為。難不認為,是國會以“持續性和能力建設”為幌子,允許機會主義力量利用自己來推進壟斷議程,希望參議員們可以看透其本質並阻止這種卑鄙的行徑。

編譯:徐思倩

原文標題:The specter of a worse normal

來源機構:Inquirer

原文鏈接://opinion.inquirer.net/131515/the-specter-of-a-worse-normal



為什麼亞洲國家中泰國經濟前景最為黯淡?

泰國在防控新冠病毒中的表現較為成功,然而,其經濟前景在亞洲國家中卻最為黯淡。泰國銀行稱,預計今年國內生產總值(GDP)將萎縮8.1%,比整個亞洲任何主要經濟體的官方預測都差,這將是該國有史以來最大的GDP降幅,甚至超過二十年前亞洲金融危機期間的暴跌。世界銀行泰國高級經濟師起亞蒂普·阿里亞普魯恰亞表示:“泰國作為旅遊樞紐擁有很大的市場份額,旅遊業佔GDP的15%,且具有大量的出口導向型市場,因此疫情給GDP帶來了巨大沖擊。”

以下是困擾泰國經濟的因素:全國為應對新冠病毒而採取的緊急狀態、夜間宵禁和營業關閉壓制了私人消費和投資,而這些消費和投資去年便已呈現下降的趨勢。隨着管制解除以及政府刺激措施逐漸滲透到經濟中,預計私人消費將增加,但鑑於前景暗淡,投資不會短時回暖。由於大流行邊境被迫關閉及後續影響,預計今年的遊客人數將下降到800萬人,僅為去年總數的五分之一。儘管有與特定國家/地區的旅行泡沫計劃,但當局仍在緩慢而謹慎地開放泰國。去年旅遊產業約佔經濟的五分之一,國際旅遊無法放開,發展國內旅遊業的努力無法抵消這一重要產業的巨大損失。乍一看,今年出口似乎表現相對良好, 2020年的前五個月中只有兩個月在收縮。爆發期間金價上漲導致當地投資者出售黃金,從而提振了總出口。但全球需求疲軟和供應鏈中斷嚴重打擊了總出貨量,而泰銖匯率上漲也使得情況更加複雜。在過去的三個月中,泰銖兑美元匯率上漲了近6%,是彭博追蹤的亞洲表現第二好的貨幣。儘管泰國銀行今年三度降息,使基準利率降至創紀錄的低點0.5%,但由於該國成功遏制了這一流行病,泰銖仍然堅挺。中央銀行對泰銖的堅挺表示擔憂,泰銖堅挺會阻礙出口,使經濟復甦變得複雜。官員表示如果需要,他們正在考慮採取其他措施馴服泰銖。

編譯:歐陽慧英

原文標題:Thailand’s Economic Outlook“Worst in Asia”: Analysts

來源機構:曼谷郵報

原文鏈接:

//www.bangkokpost.com/opinion/opinion/1947252/thailands-economic-outlook-worst-in-asia-analysts





本資訊不代表平台觀點

編輯:

地址:中國上海市松江區文翔路1550號(201620)

聯繫我們:55039515@qq.com 滬ICP備05051495號